• 踏春之地
  • 戶外圣地
  • 西部神游
  • 運動類型
MAX戶外 戶外探險 MAX戶外紅人峰會圓桌記錄

MAX戶外紅人峰會圓桌記錄

明明就是我 樓 主

2018-01-26 12:22:05

951 17

主持人:我們已經為 大家揭曉了四個獎項,大家都是戶外的人,對戶外都很了解,但是我要開出一個新的話題,叫做戶外和我們之間的距離有多遠,為了討論這個問題,我們要請出幾個高手上臺聊,有請懶熊體育創始人兼CEO韓牧、作家兼新浪微博意見領袖琢磨先生、《七十七天》女主原型藍天、守望地球創始人諶良仲、MAX戶外聯合創始人石捷,這五個有著不同維度、不同身份的人,來分別聊聊自己的想法。

石捷:我參加過很多圓桌論壇,還是第一次主持圓桌論壇。首先請大家介紹下自己。

藍天:我是藍天,謝謝大家。

諶良仲:我是諶良仲,守望地球中國人設立的第一個國際野外科研志愿者機構。

韓牧:大家好懶熊體育創始人韓牧,懶熊體育是關注體育產業的一個2B型的財經媒體,除了健身,戶外是我們很關注的一塊。

琢磨先生:大家好我是琢磨先生,我帶著各種土豪出去玩玩輕的戶外運動的項目,謝謝。

石捷:大家先分享一下當時是怎么選擇這個行業的,包括現在在這個行業大家在做什么樣的事情。

藍天:其實我受傷之前是一個廣告攝影師,受傷之后在西藏開了一個客棧,歡迎大家有機會去我的客棧作客。我2000年開始從事戶外行業,那個時候開始玩滑雪,也有18年了,受傷之后,2014年去滑雪的時候,實際上看到了凱勒石老板的一個視頻,當我知道我還能坐在輪椅上,從雪上滑下來的時候,我非常的激動,所以可能是在三天時間之內就訂了一張飛機票到哈爾濱,去找我的老師玩這個運動,因為在之前國內只有仲先生和我老師玩這兩項運動,他確實是一個對技巧、難度,受傷之后對身體要求非常高的運動,但是它是有特別多的樂趣在里面,我現在已經是重度上癮了。

石捷:從愛好變成了一項事業。

藍天:不算,它還是我的一項愛好之一,不管是什么狀態,戶外運動有風險,但是我覺得大家要盡量的謹慎,要量力而行,但是我們不會因為它有風險就不去玩了,大不了我這樣還可以玩。
我受傷之前也玩很多戶外運動,爬山、游泳,高中階段很喜歡踢足球,我的戶外運動涉及的比較廣泛,滑雪等等。

石捷:守望地球諶老師能不能給詳細介紹一下,守望地球在做什么樣的事情,我個人接觸過這個NGO下面的工作人員,我個人被他們的故事深深感動了,我希望諶老師在這里給大家做一些簡單的分享,告訴大家守望地球現在在做的感人的事。

諶良仲:首先我一直在國際組織從事保護臭氧層的項目,比一般的公眾早幾年了解到我們所面臨全球環境問題的緊迫性和重要性。另外我個人特別喜歡看BBC記錄大片,在這些場景里描述的在野外科考現場和探險過程中,往往都是歐美人的聲音,很少出現中國人的聲音,所以我就想創立這么一個品牌,然后創立一個平臺,動員社會公眾野外科研志愿者的身份,以直接參與的方式,支持未來可持續發展所必須的野外科學研究項目,同時又提高了中國人的科學素養和環保意識。在國際上的常人難以達到的神奇地方,去開展全球意義的保護珍惜瀕危物種,和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野外科考項目,帶給世界更完整的中國形象。
我們說科學素質是一個人的核心競爭力之一,為了提高中國人的環保意識、科學素質,和擴展中國人的人文地理疆界,所以我們創立了守望地球。我們創立的時間是2012年,我們現在每年動員500個野外科研志愿者,我們在全球范圍內支持16個野外科研項目,包括亞馬遜熱愛雨林生態監測,這個我們的科研成果。我們從2009年11月份第一次和國家地理合作,派遣了野外科研志愿者到亞馬遜熱愛雨林里采集野外數據,至今已經將近9年多了。我們采集的數據被形成巴黎協定起草過程中,提供了詳實的野外現場數據,證明全球氣侯在亞馬遜熱愛雨林的反應是在變暖,而且是極端氣侯現象頻發,對全球氣侯變化的影響非常緊迫。而且對生態環境的影響非常巨大,所以敦促各國政府機構批準巴黎協定,我們這些數據做出了貢獻,亞馬遜雨林生態監測報告,被聯合國氣侯峰會采納。

石捷:每年動員500個志愿者,都是學生,從哪找來的這些人?

諶良仲:我們志愿者分野外科研志愿者,還分成人和青少年,成人主要是企業界的高管,還有一些高級白領,還有一部分特別熱愛大自然,堅定的戶外愛好者,他們都是極其熱情、陽光友好,絕對不是生活中的抱怨者,而是愿意走進大自然,擁抱大自然,在這個過程中,體會到大自然的偉大,體會到我們的渺小,起碼我們在野外不想踩壞大自然,都變成熱愛大自然的一個環保主義者。

石捷:志愿者有些時候工作條件非常艱苦,像您說的他真的很熱愛這項事業,也很熱愛我們這個環境,所以在這上面投入很大的經歷。

諶良仲:另外就是青少年,90后的,甚至現在已經是青少年野外科研志愿者科考隊員,大部分還來自00后,在國際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比如我們青少年代表參加保護濕地的生態監測,在中國唯一一條流向北冰洋的河流,開展生態保護的野外數據的采集,以便應對氣侯變化提供詳實的野外科研數據,奉獻了青少年的激情,把這樣的體驗,在亞洲濕地論壇上發言以后,美國國家地理予以高度的評價。中國政府代表團團長是國家林業局的領導,也對我們青少年代表表示感謝,說你們為我們中國人爭了光。

主持人:韓老師更多是大體育的概念,您之前是媒體人出身,分享一下您進入到這個行業的過程,包括現在主要在做的事。

韓牧:現在還沒有進入戶外圈,現在還在門外,這個圈還是很酷的,想進入門檻挺高的。本身我原來是財經記者,在2013年時候開始做懶熊體育,當時這個行業沒有2B平臺,商業體育平臺,自然就做了,后來運氣還不錯,發展現在團隊大概五六十人,戶外是一個很重要的領域之一。我覺得如果嚴格意義來說,現在只是比較喜歡戶外,還沒有進這個圈,2017年我跑了幾個馬拉松,去年跟一個品牌去瑞士滑雪,第一次滑4000多米海拔,爬上去以后覺得以后再也不滑了,到今天想起來挺有意思的,所以還想去滑。我們的用戶很多是創業者,創業者、投資人,我們自己有一個基金,投了20個項目,我們對創業者,對投資這個群體還蠻了解的,我們也在策劃組織更多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去參與這樣的戶外,還挺有意思,戶外對我的收益挺多,在爬雪山的過程中很苦,第一次連墨鏡都沒有戴,都不知道,很多東西都到山旁才知道去買,特別的業余。包括整個過程中,其實教給自己的一些知識,包括意識里的鍛煉都很好,我們團隊今年也準備出去走一走,這個過程中相當于管理的另一種啟示。
這樣一個過程中,跟戶外開始有一種接觸,總體目前有很多積極的方面,你們這個圈子很有意思,我決定加入。

琢磨先生:我受到大會邀請的時候,我說可能你們請錯人了,后來我拿你們嘉賓的名單確定了一下,你們真的請錯人了。我自己在網上一直被叫做新中產階級的代言人,因為我自己做財經狼眼,有個節目,我做這個節目的策劃人。后來從這個節目出來,開始創業做功夫財經,下面還有一些我們的讀者。
聚集了中國大量的中產階級的群體,當時覺得不僅要給他們理財、投資,眼中不僅是數字,而且要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提供給他們什么呢?我當時去搜,我看到戶外圈有一個鄙視鏈,玩極限運動的人鄙視玩戶外運動的人,玩戶外運動的人鄙視自由行的人,玩自由性的人鄙視跟團旅游的人,跟團旅游的人鄙視跟團到雪鄉旅游的人。
后來我說我們玩不了極限運動,就玩戶外,徒步、自駕總可以,我們后來組織了美國66號公里,從芝加哥一直開到洛杉磯,這一路上沒想到報名那么熱烈,我們基本上是24小時50個人都滿了。后來說我們再走走西藏、新疆、非洲,沒想到每一次都是人滿為患,后來我檢討說,其實在中國這一代中產,我們叫新中產,跟舊中產最大的不同在于,除了有一個比較穩定的收入之外,還有一個更加健康的生活態度,這種更加健康的生活態度,戶外運動是一個最好的結合。
我最近在功夫財經公眾號,我們現在有150萬粉絲量,我們每年組織戶外運動,各種項目,這是我現在做的事情。
為什么做這個事,我自己走了一次特別愛上這件事情,直道昨天晚上我看了山本要斯的一句話,我很有啟發,我們都說旅行去尋找自我,什么是自我大家都搞不清楚。他有一個觀點,人的自我一定是在跟更強大的,更可怕的,更恐怖的事物斗爭當中,你找到自己的段位,在這個段位定位之后,我知道我是誰了,我知道我怎么突破,在不斷突破過程當中,你發現了自我是那么的完美。我想這是我為什么熱愛這個事情的一個原因,我之前沒有做戶外運動的事,但是我希望戶外運動能陪伴我老去。

石捷:為什么現在中國人有一部分人愿意享受戶外,或者有很多人在蠢蠢欲動,想去體驗這個東西,可能更多是跟經濟規律相關,就是中國人現在有錢了。同樣在歐美、日本、韓國,在經濟發展過程中都出現過這樣的規律,人均GDP超過5000美金的時候,大家開始跑步,超過8000美金的時候大家要開始去徒步、露營,超過11000美金的時候,開始享受游艇、水上運動。全球這幾年正在高速發展水上運動、雪上運動、鐵人三項,都符合這樣一個經濟規律。
我們剛剛過去2017年,中國的經濟是一個相對比較高速的發展,國家賬面上的財富還在不斷的增長,各地的經濟至少是一個利好的狀態。
你剛才說也去過美國,大家都有很多海外的經驗,歐美的戶外運動產業都非常發達,您認為歐美戶外運動、日韓戶外運動,和中國現在有什么樣的區別?我們看到中國經濟實力,或者叫做經濟體量,已經遠遠超過了傳統的強國,這些傳統強國,尤其是歐洲區域的,它也是戶外運動的一個非常新盛的地區。從經濟規律往下看形狀,還是有一定的距離,中國的戶外產業和歐美戶外產業、日韓戶外產業有什么樣的理解和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琢磨先生:最大的不同是因為這些國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傳承有很大的不同,美國人不怎么存錢,因為在銀行里存錢還要收很高的手續費,大量美國人有了錢寧愿租房子出去旅行,中國不是這樣,中國大量的中產還是活在怎么樣買一個房子,怎么讓孩子讀好的學校,基本上活在這個狀態里。差異最大的問題在于生活態度,這種生活態度需要幾代人慢慢熏陶出來,在座的所有人都有這種使命,我們所有人能夠帶領著更多的中國人,享受更美好的生活,我想這個是最大的不同在于文化差異的不同。
如果要在中國引入到更多的戶外運動,大家應該把界面變得更友好,我下午到的特別早,我看大屏幕上那些非常優秀的人,都很優秀,但是就這些運動離普通人有點遙遠,如果我一上來看這些運動,我就望而卻步了,這個門檻很高。我想界面友好的問題是說,如果能夠在中國普通旅行里嵌入到這樣的東西,比如我們去新疆自駕了一次,我們在路線當中,大部分是自駕游,但有很多部分我們也徒步、騎行,這個就讓人比較好接受,我在旅行當中有一部分慢慢體驗,體驗好了把這個理念代入到家庭,影響到我們的孩子、家人,這個叫界面友好。我想我們大量的戶外運動,目前的界面不是非常友好,把普通人都拒之門外,大家望而卻步,這是最大的問題。

韓牧:不僅僅是在戶外圈,在整個體育產業都有一個問題,從2014年、2015年這幾個發展,歐美大概用了五十年到一百年的時間,我們用了幾年把國外所有項目都引入到中國來。對于我們很多用戶來說,他的選擇性太多了,相當于用這三四年的時間,基本上桌子上是滿漢全席,所有都有這些項目。對用戶來說,他的選擇性需要一個培育期,國外很多項目的發展,盡管人數很少,但是經過長期的積累,黏性很強,中國一下子冒出這么多項目,本身項目的自身發展來說,不管在資金、管理人才,以及團隊的培養,都有不少的問題和提升,這一塊可能是慢慢會凸現出來,問題蠻多的。

諶良仲:剛才談到DGP的發展進程當中,跟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確實是發展的非常快,我們有短短的40年發展歷程走過了人家200多年的歷程,這個過程中,我們中國人終于從物資短缺,原來吃不飽肚子,現在吃飽了以后,在暫時的目前階段,大家總體上講是追求安逸,要吃好、喝好,在這個階段上。另外大家有一定的焦慮,買房子、儲蓄,在這個過程中,潛力非常大,我們需要做的工作是通過我們這個戶外平臺,展示更加陽光、健康的生活方式,而且降低門檻,太極限的運動,看起來非常美,但是好多人只是欣賞,難以跨出那一步參加。
從戶外的角度,走出家門,背上挎包、跳上大巴,走進大自然,實際上是零門檻的,只要大家有一顆心,恢復童心,我們說不忘初心,我覺得不忘童心很重要,小朋友、小孩子一天到晚都想往外走,我們大人在工作之余,生活之余,也想辦法走進大自然,實際上是只要放下新中的焦慮,走入大自然,我們有更加健康的心態。

藍天:我想在這里呼吁大家一下,這么多年走下來,不管是受傷前還是受傷后,我們國家在這方面,人群的變化特別大,但是我覺得咱們的環保意識和對自然的尊重,對人互助的意識,我們跟國外還有很大的差距。
我覺得受傷之后,我的視角,最受影響的是國內無障礙設施的缺失,今天過來看到會展中心特地為我設了一個斜坡,我特別的感動和開心,謝謝他們。但是這個斜坡我從另外一個角度說,它就像我們國內無障礙設施的縮影,它靠我個人的力推不上去,它不是真正的無障礙,我們在這方面的細節,還有包括戶外運動里很多真正理念踐行的,比如在戶外不要亂丟垃圾,見到別人不好的行為,是不是有勇氣去糾正,包括對野生動物、植物的愛護,和對人與人之間的付出精神,希望大家都能有更多的意識,希望我們能生活在一個更美好的地球上。

石捷:四位老師都分享的特別好,我也分享一下我的理解。我有三個自己小小的理論:
理論一,諶老師講到了童心,這可能是人的一種本能,人也是一種動物,人的本質內心是有動物性的,作為這么一個本質,我們長期在鋼筋、混凝土的環境下,你是感到不舒服的,為什么我們見到大海、沙漠,見到壯闊的自然場景,會感到身心愉悅,其實是喚起了我們內心當中的本性,就像您說的童心,它是能給人帶來一種快感和安全感,這是第一個。
理論二,整個產業的基建的不足,整個產業配套理論和服務的成果都不是特別足。美國戶外產業大概在60年代之前,美國也沒有戶外產業,美國在肯尼迪當總統之前,他們也沒有這個產業,包括像健身房也比較簡陋,也是從70年代之后,大家開始對健康有了意識,當時美國的環境也不是特別好。大家開始有了這種意識之后,通過戶外的出行,返向呼吁更多的人參與這項運動,政府大量的基建投入,有了更好的環境,才有了這樣更好的戶外運動開展的空間,之后從70年代到現在迎來了一個高速的發展,包括到現在每年以4%、5%高速的增長,持續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衍生從這個話題來說,昨天晚上我跟一些嘉賓在一起吃飯,談到非常多關于環保、自然的話題,聽到很多讓人痛心疾首的故事,我也聽到很多讓人感覺熱血沸騰的故事。我關注有一點不一樣,戶外運動原來可能更多是自我挑戰,是一個自我目標的達成,這是對自我的提升。看到戶外運動和環保走在一起,我聽到他們講綠孔雀的故事,我們戶外運動的極限運動員,和科學家在一起,為環保、整個環境在推進,這個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到這項運動的魅力。包括發達國家一樣,參與的人更多,返向我們會有更好的環境,同時形成一個正向的循環。
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我們一起來讓更多人參與到這項目運動當中來,同時能夠幫助大家換來一個更好的環境。
我還有一個跟這個行業相關的問題,昨天我們吃飯,有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暫時還沒有00后,90后也是95后,非常年輕,一脈相傳的感覺非常好,我是80后,現在年輕人越來越多了,整個所處行業,不管是傳播的方式,還是交互的方式,還是大家需要的體驗的方式都在變化。我想問問大家,也是我心中一直在思索的問題,面對更多的年輕人,面對現在高速的互聯網化業態,你們覺得戶外運動產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或者我們身邊玩戶外的人,產生了什么變化?

藍天:比如說90后和00后,他們會更加的開放,接受傳統媒介和新媒體會更加的快,我們2000年玩的時候,大家在網上發帖,一個帖子大家很多人玩,很多人關注相關的內容,但是那個時候還有一個很大不同,比如會有很多人做領隊,你要付出很多的勞動和熱情,是為大家做服務的。到現在尤其最近一旦時間,我接觸到很多這樣的團隊,現在都是變成小的戶外協會、商業團隊,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來,人情會更多,在這一塊我覺得會有兩個極端,比如我接觸的90后、00后,很知道自己要什么,做什么都特別優秀,要么是另外一個極端,比較不同。我接觸到大多數是喜歡玩戶外,都挺能吃苦,知道自己將來要干什么,覺得戶外運動對于他們來說,還是對整個人生會有一個很大的不同。

諶良仲:一開始我們所有野外科研志愿者參與科研的理念,我們接觸群體是EMBA這個團隊的,這是口口傳播的。我們現在對當今社會快速發展,90后、00后更趨向于新媒體,我覺得像MAX戶外平臺,剛才看到你們一些展望、計劃,新的模式讓人耳目一新,希望借助你們的平臺,能讓更多的公眾知道戶外運動的樂趣,知道走進大自然的奇妙之處,同時也有一定的板塊,對探險、野外、科考、全球環境問題再予以闡述,動員更多的人,以科研自愿者的身份關注全球氣侯變化,關注生物多樣性,同時讓我們美麗家園更加美麗,保持下去。

韓牧:我覺得最大的變化是玩戶外很容易上癮,我們有一個投資人一年大概有4個月在山上,這是他一年中必然的,我有好幾個朋友,70后、80后這個年紀的人事業應該小有成,但是婚姻上基本處于離婚或者半離婚狀態,戶外對他們來說挺重要。但是這些人一旦去玩戶外,容易上癮,上癮挺嚴重,尤其是70后、80后,可能有些東西不順,通過戶外找到一些自信,或者找到一個更好的空間。我身邊好幾個朋友都是,一開始工作都挺好的,玩完戶外之后,一天好幾個月找不到人,手機也沒有信號,朋友圈發的都是戶外的信息,這個趨勢還挺明顯的。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戶外被妖魔化了,我感覺這樣一個變化存在。

琢磨先生:剛才講到新時代的變化,確實現在第一批90后都脫發了,我們70后都油膩了,中年男人。這個時代的特點是科技的迭代非常迅猛,有兩個東西蠻重要的,第一個是營銷的模式,之前營銷模式被強勢媒體控制,今天整個媒體是非常碎片化,我現在獲得大量的信息都是通過秒拍,我發現這些年輕人在上面十幾秒需展現一個極限動作,或者拍一個很美的景色,這個很深的打動了我。我接觸很多做旅游行業的人比較多一些,他們非常保守,他們宣傳的東西還是通過一個公眾號,還要做一個二三十分鐘的視頻,那個太重了,而且成本非常高,又沒有那么快速性。所有的媒體都是我們的手段,你應該多平臺的運營。
第二是社群,社群非常重要,這個時代大家都很孤立,而且很難找到溫暖的感覺,同樣愛好的一群人,如何把他們組建一塊去運營,這個是對所有做戶外,包括裝備、賽事的人都值得思考的問題。我們功夫財經一百我萬的粉絲,我們只是社群這一塊一年純利潤3000萬以上輕松就可以達到。你如何把這群人整合在一起,產生社交的需要,而且讓他們為了產生認同感,他會不斷的在這里面去追隨主流去消費,一起去旅行,一起玩一些東西。
這兩個東西是我觀察到的,一個是營銷的手段必須要多元化,不要局限,第二個是社群要關注起來,更加關注你的用戶。

石捷:總結的非常好,這是我們一直所追求的。最后一個問題,大家一句話說一下2018年最想去的,或者已經有計劃去的一個戶外目的地。

琢磨先生:我們5月份準備去騎摩托車穿非洲,現在已經報名結束了,5月就出發了,這是我蠻期待的一件事情。

韓牧:我想穿一次沙漠,但沒訂好什么地方,最好是國外的。

諶良仲:我們守望地球野外科考項目是固定的,但是我們今年要新支持一個項目,就是與世隔絕的,被譽為東方的嘉樂帕克斯群島,大家都知道硫黃島,這是一個獨特的生態系統,也是世界自然遺產,我們今年會去考察。

藍:可能在這個月,在一位美國朋友的幫助下,去玩法一次飛行。

石捷:謝謝大家,我們這次圓桌討論到這里,感謝四位老師。

北京礫石益動科技有限公司

MAX戶外移動版

? 2014 -2020 lis99.com 版權所有 京ICP證 B2-20171521

京ICP備  13006821號-1 

12年排列五